当前位置:首页 > 物种保育 > 植物专题 植物专题

药用植物专题

植物简介 药用功能 药用植物前沿

 

 

  

药用植物区始建于1997年,占地约2万多平方米。自20001218日对外开放以来。目前已收集栽种了来自华南、西南、华中、华东等地区的药用植物1414081028种。其中蕨类植物162848种,裸子植物588种,被子植物120372属种。全区按植物的药用功能分为:补益类、清热解毒类、解表类、活血祛瘀类、祛风湿类、抗肿瘤类、芳香化湿类等十几个小区,其中不乏常见及著名的药用植物如甘草、骨碎补、大黄、半枫荷、石斛、砂仁、白芨、使君子、百部、贝母、巴戟、杜仲、地黄等。此外,区内还专门设置中草药标本陈列室,展出近300种中草药材标本和腊叶标本。


镇静安神药

凡具有针静安神作用,安定神志功效的药物,称为镇静安神药,或称安神药。

安神药主要用于治心血虚或心气虚或心火盛以及其他原因所致的心神不宁、心悸改怔忡、失眠多梦以及惊风、癫痫、发狂等症。

安神药中的矿石类药物,如作丸散服,易伤胃耗气,须酌情配伍养胃健脾之品,且只宜暂 服,部分药物具有毒性,更须慎用。

 

开窍药

凡具有辛香走窜之性,以开窍醒神为主要功效的药物,称为开窍药。

开窍药主要用于治热陷心包或痰浊阻蔽所致的神昏谵语及惊厥、中风等病出现猝然昏 厥之症。

 

收敛药

凡 以收敛固涩为主要功用,用于治疗各种滑脱不禁症候的药物,称为收涩药。又称固涩药。本类药物大多性味酸涩,分别具有敛汗、止泻、固精、缩尿、止带、止血、 止嗽等作用,故适用于治久病体虚、正气不固所致的自汗、盗汗、久泻、久痢、遗精、滑精、遗尿、尿频、久咳虚喘,以及崩带不止等滑脱不禁的症候。

凡属外感表邪未解者或内有湿滞和郁热未清的,应当忌用或慎用,以免留邪;而虚极欲脱之症亦非单用收敛药所能奏效,治当求本,须与相应的补益药配合应用,才能增强疗效。

 

平肝息风药

凡具有平肝息风或平肝潜阳作用的药物,称为平肝息风药。平肝药主要适用于治肝风内动,惊痫抽搐或肝阳上亢,头晕目眩等症。

平肝息风药以动物类为主,故有介类药潜阳,虫类药搜风之说。但本类药多偏于寒凉,然亦有偏于温燥者,应区别使用。

 

消食药

消食药除能消化饮食积滞外,多数具有开胃和中的作用。适用于治食积不化引起的脘腹胀满,不思饮食,暧气吞酸,恶心呕吐,大便失常以及脾胃虚弱,消化不良等症。

 

泻下药 

凡能通利大便的药物,称为泻下药。

泻下药具有通利大便,排除胃肠积滞,或清导实热,攻逐水饮等作用。适用于治大便不通,肠道积滞,实热内结,或寒积、水饮停蓄等里实症。

泻下药具有通利大便,排除胃肠积滞,或清导实热,攻逐水饮等作用。适用于治大便不通,肠道积滞,实热内结,或寒积、水饮停蓄等里实症。

 

温里药

凡能温里祛寒,用以治疗里寒症候的药物,称温里药,以称祛寒药。

温里药性温热,具有温暖中焦,健运脾胃,散寒止痛,益火助阳等作用,适用于治里寒症。即是《内经》的说的寒者温之的意义。里寒症包括两个方面:一为寒邪内侵,脾胃阳气被困,而见脘腹冷痛、呕吐泻痢;一为阳气衰弱,阴寒内盛,而见畏寒肢冷、面色苍白、小便清长、舌淡苔白、脉象沉细;或大汗亡阳,症见四肢逆冷、脉微欲绝。

临床使用温里药时,应根据不同症候用适当配伍。如外寒内侵,有表症者,应配合解表药;寒凝气滞者,配以理气药;寒湿阻滞者,配以健脾化湿药;脾肾阳虚者,配以温补脾肾药;气脱亡阳者,配以补气药等。

温里药性多辛温燥烈,易于伤津耗液,凡属热症及阴虚患者应忌用或慎用。

 

芳香化湿药

凡气味芳香,性偏温燥、具有化湿健脾作用的药物,称为芳香化湿药。

芳香化湿药辛香温燥,能疏畅气机,宣化湿浊,健脾醒胃,适用于治湿浊内阻,脾为湿困所致的脘腹痞满,呕吐泛酸,大便溏薄,食少体倦,口甘多涎,舌苔白腻等症。对于湿痰壅滞及湿温、暑湿诸症,亦可适当选用,以化除湿浊。

本类药偏于温燥,易致伤阴,阴虚者应慎用。又因其芳香,含挥发油,汤剂不宜久煎,以免降低药效。

 

驱虫药

凡能驱除或抑杀寄生虫的药物,称为驱虫药。

主 要用于治肠内寄生虫如蛔虫、晓虫、绦虫、钩虫等所致的疾患。肠道寄生虫病患者,每见腹痛腹胀、呕吐涎沫、不思饮食、或易饥多食,嗜食异物,肛门、耳、鼻瘙 痒,久则出现面色萎黄,体形消瘦,或浮肿等症状;另有部分病人因寄生虫感染较轻,上述症状不明显,而只是大便检查时才发现服用驱虫药,杀死或麻痹虫体,使 之排出体外,能从根本上得到治疗。

但是有些驱虫药有毒,应慎用。

 

活血祛瘀药

凡能以能利血脉、促进血行、消散瘀滞为主要作用的药物,称活血祛瘀药。

活血祛瘀药善于走散,具有行血、散瘀、通经、利痹、消肿及定痛等功效,适用于治血行不畅或血分瘀滞所致的多种病症,如血滞经闭、痛经、产后血瘀腹痛、症召瘕痞块,跌打损伤、骨损、瘀肿疼痛及痹症血行不畅者,此外还用于治痈肿疮疡。

人体气血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凝,故在使用血活血祛瘀药时,常配合行气药,以增强行血散瘀的作用。

本类药物不宜用于治妇女月经过多,对于孕妇,尤当慎用或忌用。

 

止血药

凡具有制止体内外出血为主要作用的药物,称为止血药。

止 血药主要适用于治出血病症,如咯血、吐血、衄血、便血、尿血、崩漏、紫癜及跌打损伤出血等。凡出血之症,如不及时有效地制止,往往使血液耗损,可能因失血 过多而造成机体衰弱。若大出血水止者,更会导致气随血脱,危及生机。故止血药不论在治疗一般出血、创伤或战伤救护中,都具有重要意义。

在使用止血药时,必须注意有无瘀血。若有瘀血未尽,应酌加活血祛瘀药,不能单纯止血,以免有留瘀之弊。

 

祛风湿药

凡能祛除肌肉、经络、筋骨间的见湿,以解除风湿痹痛为主要功效的药物称为祛风湿药。

本类药物除具祛风除湿外,还能通经络、舒筋、止痛及强筋骨的作用。适用于治风寒湿痹,肢体疼痛,麻木,关节不利,筋脉拘急或腰膝酸痛等症。

但本类部分药物辛温香燥,易耗伤阴血,故阴亏血虚者应慎用。

 

抗肿瘤药

凡以抑杀肿瘤细胞,治疗肿瘤为主要功用的药物称为抗肿瘤药。

抗肿瘤药多为味苦、次为味辛,药性多为寒凉。主要归肝经、胃经、肺经。抗肿瘤药一般分属于清热解毒类、活血祛瘀类、利湿祛痰类、软坚散结类、以毒功毒类及扶正培本等药物。但有些抗肿瘤药的研究尚在探索阶段,而且有些抗肿瘤药有剧毒,遵医嘱,应慎用。

 

利水参湿

凡以通利水道,渗除水湿的药物,称为利水渗湿药。

服利水渗湿药后能使尿量增多,小便通畅,将体内蓄积的水湿从小便排出体外。适用于治水湿停蓄体内所致的水肿、小便不利,以及湿邪为患或湿热所致诸症,如淋浊、关节疼痛、黄疸、温湿、腹泻、痰饮、疮疹等。

利水渗湿药应用不当,容易耗伤阴液,阴虚津伤者应慎用。

 

理气药

凡用以调理气分疾病,具有疏通气机,消除气滞功效的药物,称为理气药。

理 气药大多气香性温,其味辛、苦,善于行散或泄降,具有调节健脾,行气止痛,顺气降 逆,疏肝解郁或破气散结等功效,适用于治气机不畅所致的气滞,气逆等 症。具有行气理脾作用的药物,主要用于治脾胃气滞所致的腹胀闷,痞满疼痛、恶心呕吐、嗳气、便秘或泻而不畅等症;具有舒肝解郁作用的药用,主要用于治气郁 滞所致的胁肋胀痛、脘闷吞酸、抑郁不乐、月经不调等症;具有降气平喘作用的药用,主要用于治肺气壅滞之胸闷疼痛、咳嗽、气喘等症。

 

化痰止咳药

凡能祛痰或消痰的药物,叫化痰药。化痰药主要用于治痰多咳嗽,或痰饮气喘,咯痰不爽,以及与有关的癫间惊厥、瘿瘤瘰疬、阴疽流注等症。

凡能缓和或抑止咳嗽、喘息的药物,叫止咳平喘药。止咳平喘药主要用于治症见咳嗽、气喘的多种疾患。

凡 外感、内伤均可引起咳喘或多痰,在应用时除根据各药的特点加以选择外,还需根据致病的原因或和症型作适当配伍。如兼有表症者配解表药;兼有里热者配清热 药;兼有里寒者配温 里药;虚劳咳喘者配补益药;癫间惊厥者配安神药和平肝息风药;瘿瘤瘰疬者配软坚散结药;阴疽流注者配散寒通滞药。

 

解表药

凡以发散表邪,解除表症为主要作用的药物,称为解表药。

解表药一般具有发汗的功效,通过发汗而达到发散表邪,以解除表症的目的,就是《内经》所说的其在皮者,汗而发之的意思。解表药主要应用于治外感风寒或风热所致的恶寒、发热、头痛、身痛、无汗或有汗、脉浮等表症,部分解表药尚可用于治水肿、咳嗽喘、疹透不畅及头痛、身痛剧烈或风湿痛等症兼有表症者。

使用发汗强的解表药,要注意不可使之出汗过多,以免损耗阳气和津液。解表药忌用于治多汗及热病期津液亏耗者;对于久患疮痈、淋病及失血患者,虽有外感表症,要慎重使用。

 

清热解毒药

凡以清解里热为主要作用的药物,称为清热药。

清热药性属寒凉,按热者寒之的治则,用于治热症,通过清热泻火、解毒、凉血清虚热等功效,达到热清病愈的目的。清热药主要适用于治温热病、痢疾、痈肿疮毒等多种感染性疾病及阴虚发热等所呈现的里热症。

对脾胃虚寒,胃纳不佳,肠滑易泻的要慎用。如遇阴盛格阳、真寒假热之症,尢须明辨,不可妄投。使用本类药物,要注要中病即止,避免用量过大或用药过久,损伤正气。

 

补益药

凡能补充人体营养物质,增强机能,以提高抗病能力,消除虚弱症候的药物,称为补益药,亦称补虚药或补养药。

虚 症是指机体本身的物质或功能不足。概括起来可分为气虚、血虚、阴虚、阳虚四种类型。补益药根据其作用特点和应用范围不同亦可分为补气药、补血药、补阴药、 和补阳药四类。气虚多见于肺脾二脏,主要见证有少气懒言、语音低微、倦怠乏力、食少便溏、自汗、舌质淡、脉虚弱等,宜用补气。血虚多见于心肝二脏,主要见 症有面色萎黄、嘴唇及指甲苍白、头晕眼花、心悸、怔忡、妇女月经后期、量少、色淡,舌质淡、脉弱无力等,宜用补血药。阴虚最常见的有肺阴虚、肝阴虚、肾阴 虚、胃阴虚等,其临床表现为肺阴虚多见于咳少痰、咯血、午后潮热、口干舌燥等;肝阴虚多见两目干涩昏花、眩晕等;肾阴虚多见腰膝酸痛、手足心热、心烦失 眠、遗精或潮热盗汗等;胃阴虚多见咽干口燥,或不知饥饿,或胃中嘈杂、呕哕,或大便燥结,舌绛、苔剥等。补阴药的脏腑特异性比较明显,因此,使用补阴药时 应根据阴虚症的不同选择对应的补阴药。阳虚多见于心脾肾三脏。由于肾阳为元阳,为一身阳气之本,阳虚诸症与肾阳不足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所以一般说的补阳药 是指以温补肾阳,治疗肾阳虚为主要功效的药物,其中个别药物(附子、肉桂)还有温补心阳、脾阳的作用。肾阳虚主要见症有畏寒肢冷、腰膝酸软或冷痛、阳痿早 泄、妇女宫冷不孕、白带清稀、夜尿增多,脉沉苔白等。

补益宜使用适当,辨证论治,根据症状,选择应用,该补则补,才能取得疗效,不致有害无益。

 

外用药及其它

除上述各类药外,尚有一些中草药和外用药不便归入上述各类,统称为中草药及其它。

我国国土广大,各省各地各区的民间草药很多,有些是秘方,应当深入挖掘,并进行研究,以扩大我国的中草药资源,并望为治疗当前世界上流行的爱滋病和癌症等提供良药,为人类保健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常见的药用植物

中药国际化面临三大问题

200211月,我国第一部中药现代化发展纲领性文件《中药现代化发展纲要》经国务院正式批转后颁布,《纲要》的核心内容就是让中药在造福国人的同时,实现中药国际化的战略目标。

可 以说,中药国际化已承载了政府、企业到国民太多的梦想。加入WTO后,中药打入国际市场面临机遇和挑战;风靡全球的回归自然风尚又令民族、民间药和中药等 天然药物类成为众望所归。然而,国际市场的门槛一直令中药步履踉跄。近日,成都地奥集团董事长、总裁李伯刚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药国际化面临的三 大课题是:投入,研究水平,渠道。

市场恶性循环积习难改

无序竞争造成两败俱伤

3个多月前,李伯刚带领胸腺肽扩产攻关课题组仅用11天就使地奥集团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高纯度胸腺肽生产企业。对于中药国际化问题,李伯刚指出,目前面临的两大问题一是小圈子里的恶性循环;二是研究水平的滞后。

长期以来,我国的中药生产一直是低投入、低水平、小市场的恶性循环。治疗性药品只局限在大陆市场,连港澳台都没有真正成为治疗性药品的市场。而国外大公司刚好相反,他们是高投入、高水平、大市场,出来一个新药就是全球的市场,所以年销售额少则5亿美元,多则几十亿美元。中药本是中华民族的瑰宝,然而在国际市场上,我国中药产品的占有率还比不上日本和韩国。据介绍,去年WHO制订了传统医药及其药用植物第一个全球性的行动计划,就是通过加强对传统医药的管理和合理应用、疗效和安全性的深入研究,使传统医药登上大雅之堂。目前,全世界已有70多个国家和地区制订了草药法规,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传统医药机构在政府指导下纳入了规范化的运作。然而,我国中药生产企业长期以来急功近利,致使技术水平跟不上,难以进行深入研究,这与国外企业的高投入、高水平、高质量、大市场的良性循环大相径庭。

谈 到科研投入不足,李伯刚指出,无序的低价竞争是伤及企业、消费者的双刃剑:作为特殊的商品,价格竞争应是在疗效和安全性基础上的竞争,离开了这两个基础的 单纯价格竞争,不仅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对民族医药产业而言,价格压得过低就没有利润,造成生产企业无力进行科研投入和技术改进,如果我们在科研费用和整个生产状态的改进上不加强投入,肯定竞争不过人家,还何谈走出去呢?国际市场要做,而且必须做,不做中国就没有一个中药企业长得大。国外排在50强的一个医药企业的销售额,比我们全国的销售额还要高。

制约中药国际化的核心问题是研究问题。李 伯刚认为,研究水平的要害问题是药物筛选。中国真正的新药,能够进入国际市场的非常少。而对于国外的新药,国内的仿制能力很强,这说明我们在化学、药学方 面的能力很强,而筛选的功夫就差多了;其次,中药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只限于表皮,深入不够;再次,药品生产研究要有GLP(临床前安全性评价管理规范实验 室),即标准实验室,而我国目前还没有一个被正式认证的GLP实验室;临床问题也没有解决,医院条件和管理没有真正达到标准,目前也没有一家通过国际认证 GCP(药品临床研究管理规范)医院,即标准条件的医院,因为标准的概念包括硬件和软件两大块,设施水平上去了,管理却还是滞后的。

由于我们实验室设备、管理,特别是管理没有达到国际标准,加上缺少临床GCP,这样就造成一个问题,即我们的研究资料不被国际上,尤其是发达国家认可,而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资料。这样,我们的药品必须拿到发达国家去重新做一遍检验,这个代价是惊人的。据介绍,美国开发一种新药一般要35亿美元,我们集团每年科研投入60008000万人民币在国内已经很高了。我们还没有一个产品敢拿上亿美元或者几千万美元去拿通行证,这个风险太大了。而真正的大市场,正是发达国家的处方药市场。有一组数据说明这个问题,美国人均医药消费每年为600美元,日本是400多美元,而我国只有8美元。

加大资金和管理投入

借船出海闯国际市场

中药国际化应如何突破目前的束缚?李伯刚认为,应在投入、研究水平、渠道上下工夫。

我国政府已决定将中药产业作为重大战略性产业加以扶持和发展。《中药现代化发展纲要》强调,我国中药产业的发展将依靠科技进步与技术创新,走与世界医药市场接轨的发展道路。《纲要》指出:到2010年,要完成中药现代化基础研究、应用开发及支撑条件平台,重点支持23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0个中药研究开发中心,20个中药国家工程和技术研究中心,10个中药产业基地建设;要建立完善500种常用中药材、500种中药饮片的现代质量标准;完成国家基本用药目录传统中成药的工艺条件优选评价和质量控制手段的提高工作,完成200种中药化学对照品研究,开发出100个中药新产品,完成100个传统中成药的二次开发;完成现有国家中成药标准品种整理、提高工艺;扩大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中药产品的出口份额,争取23个中药品种进入国际医药主流市场。哈佛大学中国问题专家组在分析了中国IT、电子、汽车、化学药、生物制药、基因和转基因类药、机械、农业等诸多产业后认为,中国加入WTO后,以中成药为主的纯天然药物和功能性食品将会对西方七国医药、食品市场造成一定影响。据报道,在近5年内,以中药为主的天然药物市场容量将超过600亿美元(目前约250亿美元),天然药物已成为世界各国竞相发展的主攻方向。要 进入国际市场,关键是产品,这就要解决投入和研究水平问题。加大投入,包括资金和管理上的投入。目前,我们的研究接近国际水平但还有差距,国际上的一些先 进设备我们还不具备。比如国际上要有GLP研究资料才能认定与批准新药,但我们由于多年的资金投入不足,采取这种认证标准势必会限制大量新药的批准,因 此,国家药监部门对药品审批采取了迁就态度,新药不必提供GLP研究资料,这样又使我们放松了GLP实验室的建设。考虑到国情,建议药品认定与审批可采取 分步走:一方面不强求必须从GLP实验室出来,可以对GLP药品优先申请、审批;同时加快组织认证,形成导向,同时提升管理水平,因为,包括生产企业在 内,获得国际认证的关键是管理。

药材种植生产规范(GAP)问题同样不容忽视。目前,中药材仍旧大量来自野生或松散的农户收购,生产条件的不规范导致质量参差不齐。政府应从源头即药材种植方面严格要求,引导种植的规范化。10年来,地奥集团已经按照GAP标准在四川、河南、云南建立了2000多亩原料药种植基地,他们的目标是10万亩规范化药材种植基地。

打入国际市场,当然还有销售渠道的问题。坦言地奥的目标是达到国际科研和管理一流,销售收入达到国际中等企业水平的李伯刚认为,中药占领国际市场有两条捷径”——一 是与国外研究机构合作生产中药,但是国际市场的巨额研究经费决定了有相当经济实力的中药生产企业才可以考虑这招儿;二是借国外的生产水平、技术水平和商业 渠道打入国际市场。目前地奥集团正在采用这种办法。他们与之合作的德国安万特公司是世界第三大制药企业,每年的科技投入达30亿美元。当然,这种合作节约了资金,降低了风险,但利润也打折了。

看来,中药国际化最根本的办法还是研究水平和产品质量的提高。

您是第3875620位访问者